?
當前位置:首頁 > 館員風采

館員風采

昔日曾到湖北鑒“寶”

信息來源:北京晚報作者:杜廼松
發表時間:2020-04-27
字號:/

    最近,全國各族人民共克時艱,取得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階段性成果。在抗擊疫情中,給人們帶來最多感動的要數戰斗在最前線的醫護人員,他們是我們新時代的英雄,是“最可愛的人”。筆者老伴退休前的一位同事,與我們家住得近,兩家經常來往。那位同事的女兒從小就常來我家玩,女孩長大后在北京某大醫院重癥科工作。17年前的“非典”,她積極參加,抗擊疫情。這次抗擊新冠肺炎,她再次參與其中,年初的時候,她暫時離開年邁的父母和兩個年幼的孩子,馳援武漢,一心抗疫。

    我雖非湖北人氏,但回顧幾十年的工作歷程,我與湖北有著特殊的緣分。特別在中青年時期,由于工作的需要,我曾去過湖北多次。我對那里的人或事較為熟悉,而且有一定的感情。今年初,武漢暴發新冠肺炎疫情后,讓我有晴天霹靂之感。關于湖北的諸多往事,在頭腦里一一閃現。

    我首先想到的便是當年在北京大學曾同窗五年的劉金山教授。劉金山教授很早就在武漢大學歷史系任教,他為武大“考古博物館專業”的創建貢獻了力量,還培養了大批的考古以及博物館人才。他也參加了湖北省的許多考古工作,如隨州擂鼓墩曾侯乙大墓的發掘,三峽庫區淹沒區文物保護與科學考察等。

    我撥通了他的電話,他告知家里一切都好,而且他90多歲的岳母身體也很好。金山一家安然無恙,我如釋重負。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我和愛人一起到湖北咸寧“五七”干校報到時,先到武漢看望了劉金山岳母一家,他們熱情的接待,使我們終生難忘。

    我們在湖北咸寧“五七”干校生活了一段時間,對那一帶的記憶尤為深刻。干校以咸寧的向陽湖和周邊地區作為勞動鍛煉的核心點,主要是在向陽湖開荒種稻,還有放養鴨子、種菜、養豬等。我們有空時會去附近一條叫“甘棠閣”的街道逛逛,“甘棠”二字,使我想起了《詩經·召南》的《甘棠》篇,“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詩句說的西周重臣召伯惠政于民的故事,這也可見當地有著濃厚的古文化底蘊。咸寧西邊有個縣叫蒲圻,三國時就已有此地名。當地的竹制品非常有名,我當時買了小竹靠背椅、小竹凳,夏天坐一坐,倍感舒適。后來回北京時,我還特意把它們帶回了家。前些年,在咸寧政協工作的李城外先生,為了創作“干校文學”這一題材,曾來我家采訪,我談了在干校時的諸多情況。后來,李城外先生編輯出版了《向陽情結——文化名人與咸寧》(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一書。

    我和湖北的特別緣分,還體現在文物的考察與鑒定上。中華民族歷史悠久,文化遺產極其豐富,為了厘清全國各地收藏的各類文物數量、等級等基本情況,國家組織了全國文物鑒定專家組,我有幸參加了這一工作,我主要負責青銅器與古文字鑒定。

    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專家組每年要去全國各地的博物館(包括大學博物館)、考古單位、文物商店等單位進行文物鑒定。湖北有著眾多文物古跡,比如愛國詩人屈原的故里,明代杰出醫藥學家李時珍的故里等。在湖北考察期間,我們去了不少文博考古單位,見到了各地博物館藏品,很多都是文物精品,有的甚至可確定為國寶級文物。

    值得一提的是,1978年湖北隨州擂鼓墩曾侯乙大墓出土的三層八組,共65件的青銅編鐘,懸掛在鐘架上,還能演奏出樂曲,它被譽為古代世界的“第八大奇跡”。在鑒定該文物時,湖北省博物館用復制的一套編鐘,為我們演奏了“洪湖水浪打浪”的樂曲。我想等疫情徹底結束時,有關方面如能用編鐘演奏一首勝利歌曲,該是多么歡快而有意義。

    很多年前,湖北省陸續發現了東周時期吳、越兩國君王的兵器,最著名的就是越王勾踐劍、吳王夫差矛,兩件兵器分別在1965年江陵望山和1985年江陵馬山出土。這些都是湖北出土文物中的佼佼者。

    當年,我在鑒定文物時,還看到了1974年黃陂盤龍城出土的高55厘米的圓腹鼎,這是商代前期長江中游的典型器皿,其造型、裝飾與河南商城出土的同類器無大差異,這對研究長江流域的青銅器鑄造與中原文化的關系提供了極為珍貴的資料,這也證明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統一體。

    我在宜昌博物館還看到了圓球形楚國銅器敦,形制特別靈巧喜人,比北方同時期的齊國、燕國同類器要圓。青銅敦是盛黍、稷、稻、粱之器,因全器上下都是圓形,且相連為一體,故稱“球形敦”或“西瓜敦”。該器有楚國特有的鑄造風格,尤為珍貴。我當年用楚地特有的文學樣式頌賞了它:“靈秀球狀兮,冶巧闕慧;時空載體兮,楚風之魂?!?/FONT>

    后來,我隨國務院參事室中央文物研究館到神農架考察。那里的風物使人心曠神怡,我依然記得在山上一個平整開闊地帶,供奉著中華民族先祖神農氏,上面擺放的是仿照上古上周時代象征最高等級的銅制禮樂器鼎:簋。這是子孫后代對神農氏嘗百草以治病救人這個故事的最好紀念。這種精神對如今奮戰在抗疫一線的醫護人員,有著更深遠的意義。


    上世紀八十年代,有一次我到武漢出差,見到了武漢大學考古博物館專業的負責人彭金章教授(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的先生)。他提出讓我為學生們講講課的要求,我高興地答應了。講課時,教室里坐滿了人,還有不少學子就在門外認真地聽講。如今他們都是中年人了,很多人應該是考古文物戰線上的骨干了吧。

    1993年11月中旬,我受邀參加了由中央統戰部組織的三峽工程考察活動??疾炱陂g,我聽了湖北、四川等有關領導介紹三峽工程的情況,并參觀了葛洲壩工程,長江三峽壩址以及多個移民區,因為長期從事考古文物工作,我寫了一篇《對三峽工程中文物保護的若干建議》,刊登在報刊上,也算為三峽工程中的文物保護工作盡了自己的力量。

    如今,我已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依然還在從事文物鑒定的工作。在寫下這篇文章時,全國疫情防控形勢,已持續向好。北京的春天也如期而至,我窗前一棵銀杏樹的樹杈上,枝繁葉茂,引來喜鵲在此駐足鳴唱。

國務院參事室

主任:王仲偉
副主任:王衛民、趙冰、張彥通

中央文史研究館

館長:袁行霈 館長致辭
副館長:馮遠

參事 館員 特約研究員

所屬單位

?
电玩城游戏大厅